中秋节的胡言乱语

但愿人长久 – 王菲

今天是中秋节,可惜我被柏林的寒风抽去了魂魄,在被窝里错过了最后去亚超买月饼吃的机会。从慕尼黑出发的时候查了查天气,觉得慕尼黑的天气与柏林相似,便是度之以前几日艳阳四照的和煦,我只带了两件稍微可以披在外面的薄外衣。没想到到了柏林,我便狼狈的得将两件衣服全都套上,才能够勉强挡一挡这刺骨的寒风。这篇文章的主题,也是我在纠结了半天才选好的,给各位道一声也许有点晚的中秋快乐。

从来就没有一帆风顺的事情,在博物馆上也遇到了些小挫折。早上在导航的指引下,选择了德意志历史博物馆和DDR博物馆(民主德国博物馆)作为今天的行程,顶着寒风骑到博物馆岛,却发现德意志博物馆的主展馆在修缮,所以行程便变成了新馆(Neues Museum)-DDR博物馆。

新馆的馆藏主要是古埃及的考古内容,虽然很丰富,却不是我有知识储备的东西。而DDR的内容又差强人意,索性今日便不写游记了。

在柏林的住处是落地窗,面对一个公园,是开阔的视野。昨晚过了12点便是理论上的中秋节了,与朋友互道了中秋快乐之后,便看到月光撒在我的床上。偏是这时会想起苏轼的《水调歌头》,想起王菲空灵的嗓音带来的感觉和此时的月光一模一样。

啥也看不到

想来中秋节的意境也是绝美。在万家灯火之夜中,散在地球各处的,渺如尘埃的人们虽然无法听到彼此的声音,但享受着同一份月光。在这个夜晚里永恒明亮的白玉盘,会在一处的人望向它时,让同样沐浴在月光下的另一人心有灵犀的抬起头来,断断续续的传递着天下人的各种思念之情。

从大学之后就再也没有在家里过过中秋,网络的连接也远比月光稳定,冲淡了种种节日中乡愁的那股味道。这样节日也就不再承担人们的愁思,而一心给四处奔波的人们互相传递快乐和祝福的机会。早上的时候拨通给娘亲的电话,才知道娘亲并没有因为厦门的疫情而窝在家里,而是开车带一帮志愿者开始在烈日下在同安城奔走:“我觉得这件事该做”。然后就开始跟我吐槽我爹。

挂了电话我哑然失笑。虽然我接通视频的第一句话就是“中秋快乐”,但内容的展开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整个过程都不会有任何的想象中中秋有的那一点淡淡的愁思。哎,想想我也觉得对我们这种吃个好吃的都要互相开视频炫耀的家庭里,怎么打电话都不会有这个味儿的。

小的时候我也想象过,自己一个人漂泊海外,尝着‘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的这份”相望不可即“的意境。但当我现在真的独自一个人行走在域外之时,这个时代的发展,没有给我品尝这种乡愁滋味的机会。我也知道虽然远观上去这份感觉很美,但以我的性格,真要有我思念的人远在不同的城市而没有音讯,我一定不会有心情去欣赏这里面藏着的美。所以哪怕我很神往这份千年前人留给我共鸣的情绪,我也不会矫情的去怪这个时代剥夺了我什么,一如不断丢失味道的春节,端午,等等等等。在不断变好的生活面前,我们失去一点和古人同悲喜的共鸣真不是什么事情。

我在柏林的窗前枕着月色入睡,你在它处枕着冰皮,又有谁会讨厌这样的中秋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