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柏林

I’m here – Rosemary & Garlic

来德国留学的人,我想可能会对自然风光没有兴趣而不去黑森林,可能会对雪山没兴趣不去瑞士,或者觉得太贵不去北欧,觉得太热不去南欧。但绝对不会有人不来柏林的,因为这个城市的象征意义太大了。哟,您看,我这不就传送来了么?(压制不住的吐槽之魂:抱歉,我全都想要)

旬月前为了看慕尼黑的房子而定的四张夏季票,因为找房顺利剩了两张未用。因为这四张都是在德国境内不限距离的任意票,便有同学吐槽我前两张买了往返慕尼黑和斯图加特亏了。我嘴上说着绝对不亏,心里却想着剩下的要薅一波大的羊毛,便想往北德走。去北德一张票的价格,便是当初四张夏季票的总价,在公共交通齁贵的德国着实能让我解解恨。恰巧在慕尼黑又遇到了位人形“柏林旅游导航器”,拍着胸脯向我提供免费的旅游规划服务:“只要你站在柏林,发个谷歌地图来,我马上告诉你周围有啥好玩的”。既有如此好事,欣然前往,在夏季票要结束的这一周,来一趟柏林。

小潘导航,值得信赖

早上7点,慕尼黑主火,站台上,看鸽子。德国这边的鸽子都是不允许随便抓的,这些鸽子便不怕人,在广场,在火车站,甚至在地铁,都能见到他们大摇大摆的走来走去,对我们这些两脚的庞然大物没有丝毫畏惧。

正在胡思乱想着,一个小家伙从我身前大摇大摆的走过,离我还很有距离。神游间我发现鸽子的双眼看起来不是在前方的立体视觉,而是在看着两侧,便想试一下它是不是在偷偷观察我,随意伸手做出要抓它的样子。

没想到它忽然扑拉了一下翅膀,发现我抓不到,它就又马上收回翅膀。这一下仿佛我真的是隔空对它施加了一个力一样。好奇使我又伸手,它又是同样的反应,我才确定鸽子大摇大摆的走过时,那双小眼睛确实是在打量周围的行人(也是不确定的结论,万一是我真的有念力呢?笑)。

大概是觉得我两次伸手实在不是什么好鸟,这只鸽子立刻一阵小碎步远离了我。

从慕尼黑到柏林一共有快五个小时的高铁。不同于在国内坐高铁的感觉。在ICE从慕尼黑到柏林的这条主干道上,一出慕尼黑的摇晃程度就让我怀疑火车票买成了过山车票,这轨道的平整程度,实在配不上德铁的票价。就这样晃着晃着我的肚子开始叫了,惊觉自己在火车站错过了最后一次吃早餐的机会,而在火车站看不上的各种面包,被周围人带上车之后,在封闭的车厢里散发出来的香味竟是如此诱人。

在路上饥肠辘辘的听着旁边德国人形容词贫瘠的对话。坐在我旁边的大概是一位典型的高冷的德国阿姨,跟同行的人谈论任何事物的对话,都往往都只有“Schön”,”gut”这两个形容词来评价。语气里其实并没有太多敷衍,但我要是她的同伴肯定能被气死。

什么样的旅游是你想在柏林来想做到的?这个问题在我订票要来柏林之前就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思索良久。大体我是在找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如同之前和老黄一起游德意志博物馆一样。在德意志博物馆,因为内容都是大家曾经学过的,也是有兴趣的,所以面对展品,猜测,理解,分享,惊叹,这种静下心来对自己搜肠刮肚,对外物丝毫必究的感觉,就像稚童了解世界一般,能够从单纯从理解中获得快乐。

而对我来说,这样心流的感觉不只是让我复习课本学过的知识,重要的是我逐渐愿意去沉下心来观察周遭世界的细微变化。“世事洞明皆学问”这句之前来看“空泛正确”的话在我耳朵里也有了新的含义。

但并不是所有的主题都会有这样的同伴,也不一定需要有。因此这次柏林之行也是在验证这个想法。在设想中,我也许会做在博物馆的长凳上,或者在某个餐厅的座位上,将看到的东西重新组织成愿意分享的文字,无论是分享给自己或者分享给其他人,都能让这次旅游在更长久的时间里存在意义。

三只愤怒的小鸟(现实版),胖的和球一样

而这也是我想要写这种文章的意义。坦白说随笔散文写成这样,如同爆米花一样散的也没谁了。但我不太在乎现在写出来的东西是什么样子。因为我也不是想写什么有深刻含义的东西,只是单纯一些让我感觉有趣的东西。也许有一天我终能有那些下笔便是结构的作家们的笔力,但我还是会喜欢来看这种,在各个不连贯的自我之间沟通而产生的拙劣的笔触。

Kinder Not Hilfe?
一眼看到车上的标语不禁愣住,心想德国大了什么鸟都有,连儿童救助都要叫停?(Kinder not Hilfe)
下一秒才想起来这个可笑的句子其实是因为我和英语混起来了,其实是 Kinder Nothilfe (儿童紧急救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