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瘾

今天,我想让自己接受现实生活的平淡。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来自网络时代的信息流驯化了。

每天醒来焦急的打开电脑,或者手机,调出一个信息源来满足我对于“听见某种信息”的渴望。有时候这是小说,有时候这是直播,有时候是B站的视频。大学的时候我有一段时间沉迷芳斯塔芙的视频,刷上好几十遍都不为过,后来是讯飞听书,听那些我曾经读过很多遍的网络小说,或者是前段时间开始的 kurzgesagt 和小约翰可汗的视频。

这不是一种理性的对知识的渴求,它是具有强迫性的,就像是一种上瘾一样。无论是什么东西,我总希望自己的大脑在处理某些信息,哪怕是那些看了无数遍的视频,我也需要它。这些过量的信息,代替了我自己的思考,成为了我大脑运转的供料。

逐渐我意识到了“停下来”的重要性。比如逐渐发现很多和我息息相关的东西被这些信息流所吹散。午觉睡醒后窗外的一缕阳光,静谧中悄然的出现,提供着小小的手机或者电脑屏幕无法提供的美感。只是因为它不如那些信息流唾手可得,需要我自己去捕捉,去幻想,这些美好的东西便被来自网络的信息洪流所冲刷掉了。但是他们可能对于我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他们是我在现实生活中的一部分。

除了捕捉生活的细节,这些空隙本身也很重要,是我思考的栖息地。偶尔几次脱离“信息瘾”的时候,我坐在地铁上,走在路上,便会平静的遁入我的记忆中,开始将各个碎片拼接起来。当我从这种状态醒来,我都会惊讶于这些显而易见的联系和结论,只要随便动动脑子就能得到,却在很久后才被意识到。过量的信息流塞满所有的时间,就未必有机会去思考那些与人交流中的脉络。

我必须承认,B站上那些动辄几百万播放量的视频,本身就是打在人性弱点上,极其有趣的内容。而这样信息的洪流冲过了我,带来了很多的有趣的笑点的同时,过量的供给也削弱了我自己发现有趣的能力。比如身边的朋友比我更清晰的能在生活中找到好笑的东西,起初我只觉得是他的工作记忆好,而现在我意识到了这份差距的来源在于你如何在一分一秒中度过自己的时间。

所以看到了这里的漏洞。我希望像戒掉任何一个坏习惯一样戒掉这种对于过量信息的依赖。而这之后我就要面对一个,在过量信息冲刷下很久的我看来,相对无聊的生活。窗外车来车往,这里没有现成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没有唾手可得的主角光环的故事,没有伴随着生活,妙语连珠的现成旁白。

但我知道这才是真实。心中有个声音轻轻低语:“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