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之城

Paint the cloud- Far east movement (feat. Tia Ray)

七点起床真的是一件好事,但当你前一天晚上上头熬到快三点,却依然能够在七点准时起床,我想还是让人心里发怵的。昨天晚上为了Wordpress和Markdown的数学公式的渲染和转换,可以说是退一步越想越气,于是折腾到了三点钟,直到在编辑器里敲出来的第一个公式被成功渲染之后才罢休。可以说这一时上头,我大概第二天就要荒废了。

却没有想到这股上头的劲并没有随着睡意消失,早上七点被闹钟叫醒后没有睡回笼觉,洗漱完径直奔着Wordpress来,来找一个能够让 Markdown 里的公式在编辑器快速布置的解决方法。我个人很欣赏这种专注的态度,因为只有这个时候,我会忘掉只睡了4个小时的焦虑,忘掉给自己钻会被窝的借口,当学会了快速转换需要的正则表达式的时侯,我高兴的站起来——新的一天开始了。

昨晚睡觉前洗的头,果然起来又是一头鸡毛

今天的幸福感来自于一日被包办的两餐,中午来吃黄哥的咖喱。第一次目睹他下厨,首先拿出来的就是国内式的大菜刀,颠在手中的分量实在咋舌。紧接着才注意到他的炒锅也是深到包罗万象。一下意识到黄哥是北方人,似乎厨具也比较粗旷,我不禁想吐槽还有更大的么……然后我就看到了这口“一口更比六口大“的煮锅。

今天这篇文章的名字来自于下午跑步的景色。因为早上下过雪后放晴,所以头顶的天空上没有飘着一片云彩,直到从两侧楼房的街道跑到视野广阔的地方时,才发现云并不是消失了,而是躲在在天空角落,如同一堵高墙厚厚的砌在天边。放眼一百八十度没有被楼房挡住的天际线,觉得斯图此时就是被云层隔绝,脱离地面,来到了高空,成为了云上之城。

The city above the cloud

新意这个东西,总是容易褪去的,无论是对住的地方还是人。晚上跟同学聊天,聊到在这里很多年的留学生止步不前,发现自己很难再认识新的朋友。我有些唏嘘,可能当生活按照自己的意愿固定下来后,舒适感会逐渐将各种新意扫地出门,于是不再跨出去寻找不同的声音,不再有机会认识不同的生活,然后自己局限在熟悉的一亩三分地等待枯萎……

想到这里,我不禁开始检视起我自己的生活,我是否也在步这样的后尘呢?细细思索,我的答案却是不同的。不同在于生活的新意如活水般不断注入我的生活,从跑步这样的活动中,我可以观察到每天不一样的自己,是自我怀疑的,是焦虑的,是平静的,是抱着舍我其谁的自信的;不同的心态,总能带来斯图对我不同的景色:有时转过一个弯,迎着眩目的阳光跑时,会觉得自己像是小说里的英雄一样,孤独而又气势如虹的追逐着最崇高的目标;有时便如今天般,恍惚间愿意相信自己可以冲着云的方向跑去,然后看到一座云砌成的城墙,墙的另一侧就是万丈高空。

这首歌的中文名叫云上(Paint the cloud),它的跳脱也许并不适合今天这份略有沉重的思考,但是他是我今天目睹美景时,心中产生所有美好憧憬的集合表现(Manifestation),我便用它来做我对今天的赞歌。

Paint the cloud

遭了怎么我的脸在烧?

这讨厌的甜美

With you and I, we are clouds on the sky

You and I never coming down.

Leave a Reply